注冊

官宣!中國第一座4萬億城市誕生

2022-01-10 12:56:18 大胡子說房 微信號 

  4萬億GDP城市,終于誕生了。

  近日,北京市人代會透露,初步預計,2021年北京市地區生產總值超過4萬億元,同比增長8.5%,人均地區生產總值和全員勞動生產率保持全國第一。

  而作為中國經濟第一大市,2020年GDP就已高達3.87萬億的上海,2021年GDP突破4萬億可謂毫無懸念。

  這意味著,京滬兩座一線城市,聯袂邁過4萬億大關,再次抬升了一線城市的上限。

  這意味著什么?

  01

  京滬VS廣深,

  一線城市差距拉大

  4萬億GDP相當于什么水平?

  目前,在世界180多個國家和地區中,GDP超過4萬億(約為6200億美元)的僅有20多個,占比不到1/8。

  GDP破4萬億,超過了瑞典、比利時、泰國、以色列、阿根廷等國家的水平,意味著一城可敵一國,說是“富可敵國”并不夸張。

  放在國內來比較,京滬GDP總量,也超過了一般省份,排在遼寧、陜西、江西、廣西、云南之前。

  若以城市進行類比,京滬對廣深的領先優勢有所放大,其差距超過了1萬億元,更相當于除重慶蘇州之外所有二線城市的2倍以上。

  畢竟,京滬雖然被定位為城市,但無論行政級別,還是經濟、人口體量,都相當于省級;無論規劃定位還是政策利好,都遠超一般城市。

  相比而言,同為一線城市的廣深,只是副省級,廣州更是受到三級稅制的制約,財政不僅要與中央分成,也要與所在省份分成,這在凱風新著《中國城市大趨勢》一書中有詳細分析。

  更關鍵的是,京滬都有超乎一般城市的高定位。

  北京是四大中心:全國政治、文化、對外交往和科創中心;

  上海是四大中心一樞紐:國際經濟、金融、貿易、航運中心和全球科技創新樞紐。

  最高的城市層級,最高的規劃定位,綿延不絕的政策傾斜,讓京滬成了中國城市里最獨特也最超然的存在。

  02

  北京無限逼近上海?

  北京GDP正在無限逼近上海。

  數十年來,上海一直都是內地第一經濟大市。

  2006年,上海成為內地第一個萬億GDP城市;2010年,上海GDP首次超過香港,位居包括港澳臺在內的所有城市之首。

  正如《中國城市大趨勢》與上海一直以經濟大市自居不同,北京向來被認為是政治文化和對外交往中心,經濟方面的定位并不突出,以至于許多人忽視了北京的經濟實力。

  事實上,長期以來,北京一直都是北方經濟第一大城,GDP長期位居北方首位,且不斷拉近與上海之間的距離,無限逼近第一經濟大市。

  回顧歷史,改革開放之前,北京GDP長期不到上海的一半;改革開放最初的20年里,北京與上海的GDP差距雖然有所收縮,但一直都沒突破70%。

  從2000年開始,北京與上海的經濟差距開始快速收縮。

  2000年,北京GDP約為上海的68.1%,2010年,這一比例攀升到83.5%,2020年,又進一步提升到93.3%,2021年,這一比例又得到進一步提高。

  雖然北京GDP無限逼近上海,但兩大城市的定位不同,在國民經濟中的分工不同,并不構成對城市地位的挑戰。

  畢竟,北京的政治功能是獨一無二的,上海的金融、工業、航運等地位同樣首屈一指。

  當然,京滬要做的并非只是讓自身成為最強城市,而是要引領和帶動周邊區域發展。

  兩地分別作為京津冀和長三角的龍頭城市,能否帶動周邊同步提升,無疑是關鍵。

  03

  新冠疫苗的強助攻

  北京經濟有多強?

  作為首都,北京天然就有集聚全國資源的優勢。

  北京擁有全國最多的世界500強企業、最多的央企總部、最多的雙一流大學、最多的一流科研院所、最多的大型金融機構、最多的互聯網企業、最多的高學歷人口,最多的億萬富豪……

  這是其他城市所難以企及的高度,這在《中國城市大趨勢》一書中有詳細分析。

  最近幾年,北京經濟發展猛然提速,則得益于醫藥健康、生物技術“雙引擎”的助力,以及一系列國家新戰略的落地。

  先看兩大“雙引擎”。

  其一,醫藥健康,尤其是疫苗生產,成為北京GDP狂飆式增長的最大幕后“功臣”。

  目前,我國疫苗接種率已經到達85%,疫苗接種量超過28億支,這些疫苗主要由科興中維、國藥北生研兩家北京企業提供。

  如果加上出口等,僅2021年一年,北京就生產了50億支新冠疫苗,而科興中維、國藥北生研兩家公司貢獻的產值就超過2300億元。

  借助于新冠疫苗產能的巨量擴張,北京醫藥制造業產業同比增長2.9倍,這讓拿下了生物醫藥先進制造業“國家隊”產業集群的上海都難以企及。

  其二,作為“雙引擎”之一,新一代信息技術也在不斷提升北京高端制造業的能級。

  北京向來就是信息技術的高地。

  中關村(000931)可謂無人無知無人不曉,而互聯網企業無論數量還是體量都位居全國之首,聚集了以字節跳動、京東、小米、百度、美團、新浪為代表的互聯網第一梯隊。

  在數字經濟、5G、人工智能、集成電路等新賽道里,北京借助互聯網產業優勢和強勁的科研優勢,同樣在全國拔得頭籌,寒武紀、商湯科技、地平線等一批“獨角獸”企業發展勢頭迅猛。

  來源:胡潤研究院 2021年數據

  根據規劃,到2025年,北京高精尖產業增加值占地區生產總值比重將達30%以上,信息技術和醫藥健康,仍是未來北京經濟發展的重要推動力。

  04

  最大的政策高地

  北京,作為戰略高地,這幾年再次獲得加持。

  這其中,最受矚目的當屬北交所和服貿會。

  其一,北交所的橫空出世,進一步鞏固了金融中心的地位。

  北京的定位里,雖然并無金融中心之類的說法,但由于一行兩會、大型國有銀行、保險、金融業協會等機構的聚集,讓北京成為毫無疑義的全國金融管理決策中心。

  而北京證券交易所的橫空出世,讓內地在滬深之外有了第三個證交所。

  與滬深不同,北交所將聚焦于“專精特新”的中小企業,作為服務創新型中小企業的主陣地而存在。(參閱《第6大金融中心呼之欲出!為何沒能拿下證交所?》)

  事實上,在北交所落地之前,金融業就是北京的第一大支柱產業。

  北京資金總量(本外幣存款總額)超過20萬億,位居全國第一,而金融業增加值占GDP比重近20%,同樣位居全國首位。

  其二,服貿會,讓北京獲得了與廣交會、進博會齊名的三大國際性展會之一。

  據《中國城市大趨勢》一書分析,北京的服貿會,與廣州的廣交會、上海的進博會相對應,共同作為我國三大國際性展會。

  不同的是,廣交會、進博會均聚焦于商品貨物貿易,即以實際的物質商品作為貿易對象。

  北京的服貿會則以服務貿易為主,包括金融、信息、知識產權、文化、旅游等服務。

  服貿會的前身是“京交會”,在2019年正式升級為中國國際服務貿易博覽會,體現了數字時代跨國貿易的新趨勢。

  數據顯示,2021年,全國服務貿易進出口總額超過4.6萬億,其中知識產權使用費、電信計算機和信息服務、個人文化和娛樂服務、金融服務等位居前列。

  北京第三產業最為發達,信息技術實力一流,因此得以成為服務貿易的第一城。

  05

  央企外遷,影響幾何?

  近年來,隨著京津冀協同發展的推進,北京開始持續向外疏解非首都功能。

  最具突破性的動作,當屬央企總部外遷。2021年以來,已有多家央企總部從北京遷到外地。

  雄安新區、上海、深圳、武漢、贛州等地成了受益者。

  中國星網、中國中化、華能集團落戶雄安新區;

  中國船舶、中國電氣裝備落戶上海;

  中國電子集團落戶深圳;

  三峽集團遷回武漢;

  中國稀土集團落戶江西贛州。

  這一次央企總部外遷,不只是總部變更那么簡單,相關機構、人員都要隨之而遷移。

  事實上,早在幾年前,北京就一開始疏解批發市場、物流市場以及一般制造業,甚至連北京市級行政機構也都搬到了與河北一河之隔的通州。

  這還只是開始。

  未來,除了部分央企總部繼續外遷之外,在京部委高校、部分行政機構、醫院也要開啟外遷之路。

  由于主動疏解非首都功能,導致北京常住人口增長停滯。

  過去5年,廣深人口增量分別高達279萬、349萬,而北京只增長了1.3萬。

  顯然,這并非北京失去了吸引力,而是主動控制所致,北京的吸引力仍舊是獨一無二的,這從當地的落戶難度就可見一斑。

  疏解非首都功能、控制人口規模,必然會對房價乃至經濟產生一定影響。

  但是,立足于治理大城市病、落實首都功能戰略定位、推進高質量發展和京津冀協同化發展的未來,顯然是多贏之舉。

  正如我們常說的那句話,永遠不要低估一線城市,更不要低估北京,這是一個上限可以無限高的城市。

本文首發于微信公眾號:大胡子說房。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和訊網立場。投資者據此操作,風險請自擔。

(責任編輯:李顯杰 )
看全文
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
提 交還可輸入500

最新評論

查看剩下100條評論

推薦閱讀

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

【免責聲明】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,與和訊網無關。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、觀點判斷保持中立,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。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。

两个人日本免费完整版